首页 > 金融 > 正文

IMF批准分配6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 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状况能否缓解?

2021年08月04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据悉,本轮SDR普遍分配方案将在8月23日生效。新生成的SDR将按照现有份额比重提供给IMF成员国。其中,约1930亿特别提款权(折合2750亿美元左右)将提供给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包括众多低收入国家。

为了支持全球各国经济尽早摆脱疫情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终于放大招。

北京时间8月3日凌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批准了规模高达6500亿美元的新一轮特别提款权(SDR)普遍分配方案。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对此表示,本轮分配将是IMF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SDR分配,也是向全球经济注入一剂强心针。本轮SDR分配将使所有成员国受益,满足全球各国对储备的长期需求,巩固信心,并提升全球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和稳健性。

在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看来,IMF能批准6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方案,殊为不易。此前,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此表示反对,导致这项方案一度被搁置;所幸拜登政府转而对此持支持态度,才令这项方案终于落地。

据悉,本轮SDR普遍分配方案将在8月23日生效。新生成的SDR将按照现有份额比重提供给IMF成员国。其中,约1930亿特别提款权(折合2750亿美元左右)将提供给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包括众多低收入国家。

格奥尔基耶娃对此强调,本轮分配将为最脆弱的成员国提供支持,以帮助它们应对新冠疫情的冲击。

但是,这次规模空前的SDR普遍分配能否帮助新兴市场国家经济走出疫情阴霾,仍面临诸多挑战。

“目前,全球经济复苏仍相当不均衡,一方面是欧美国家得益于疫苗接种顺利与经济重启,经济复苏步伐远远强于众多新兴市场国家,另一方面相比西方发达国家凭借本国货币在全球外汇储备的主导地位,将债务风险转嫁给全球承担,众多新兴市场国家则面临日益严峻的债务风险,一旦美联储提前收紧QE政策,则可能触发高债务风险+资本外流双重冲击,令脆弱经济雪上加霜。”这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IMF将继续与成员国开展积极接触,以确定较富裕国家向较贫穷和较脆弱成员国自愿转借SDR的可行选项,支持他们在疫情后实现复苏,并促进有韧性、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记者了解到,其中的一项重要操作选项,是富裕国家通过IMF的“减贫和增长信托基金”(PRGT),自愿转借其部分SDR给低收入国家,以扩大对后者的无息贷款支持。

此外,IMF还在探索其他选项,比如考虑建立一个全新的“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基金”,以便在中期内促进低收入国家实现更有韧性、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

IMF此时批准6500亿美元SDR普遍分配方案,来得恰逢其时。

毕竟,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不均衡且日益分化,无形间拉大了富裕国家与贫困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

具体而言,得益于疫苗接种顺利推进与经济重新开放,今年以来欧美国家经济明显回升,中国则凭借良好的防疫措施与供应链率先恢复,经济增长也趋于稳健。

与此同时,南亚、拉美、东南亚、非洲等地区众多新兴市场国家仍深陷疫情冲击,导致经济复苏步伐明显放缓。究其原因,一是疫苗接种率不高导致这些国家更容易受到新一轮疫情冲击,不得不重启经济封锁措施延缓经济复苏进程,二是经历去年财政刺激后,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高企,已没有额外的财政空间实施新的刺激措施以促进经济增长。

“某种程度而言,IMF此次发放的新一轮SDR,令这些国家拥有更宽裕的财政腾挪空间,可以使用新的刺激措施助力经济复苏。”上述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但在实际操作环节,不少债务高企国家可能会动用这部分SDR用于偿还外债,避免本国经济陷入债务违约泥潭,因此IMF发放SDR方案对这些国家经济增长的助推效应可能大打折扣。

他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需要全球主要经济体国家进一步减免低收入国家的债务,另一方面则需要IMF从中斡旋,驱动主要经济体国家将更多SDR转借给低收入国家或新兴市场国家,帮助后者有足够财力恢复经济发展。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IMF将继续与成员国开展积极接触,以确定较富裕国家向较贫穷和较脆弱成员国自愿转借SDR的可行选项。

在Capital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Jason Tuvey看来,若富裕国家积极响应IMF的上述倡议,则有助于缩小全球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差距,避免全球经济发展进一步不均衡,从而助力全球经济更好地摆脱疫情冲击。

新兴市场国家更有底气抵御美联储收紧QE?

值得注意的是,IMF向新兴市场国家发放2750亿美元SDR,也令后者更有底气应对美联储提前收紧QE所造成的资本跨境流动冲击。

随着美联储或在下半年提前收紧QE政策,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担心美联储此举将导致一系列金融市场巨震,包括市场交易情绪大幅波动,资产价格剧烈调整,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加剧,非美货币汇率大幅贬值等。

然而,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又缺乏足够的外汇储备应对资本外流与本国货币汇率贬值冲击,一旦资本外流与本国货币汇率贬值触发外债兑付违约风险迭起,将给本国金融市场与经济复苏构成更大的负面冲击。

“因此,IMF此举无形间扩充了众多新兴市场国家的外汇储备资本,协助后者对资本外流风险构筑更强的防火墙。”Jason Tuvey指出。更重要的是,在获取IMF特别提款权支持后,不少新兴市场国家无需再大幅加息以应对美联储提前收紧QE所造成的资本外流冲击,对本国经济复苏增长有着相当大的利好。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