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手握168亿现金紫金矿业欲布局锂矿 全球核心资源已瓜分完毕 有色一哥如何破局落子

2021年08月04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8月2日接受媒体专访时称,“公司将开拓布局锂资源,未来计划收购一些项目与矿山资产,并打通从上游到材料的全产业链。”当日,紫金矿业股价大涨5.46%。

一种激进的观点认为,在碳达峰和汽车电动化大趋势下,锂资源的战略地位相当于“白色石油”。

想要加入这个圈子的玩家,也是越来越多,甚至是国内有色行业“一哥”的紫金矿业也难抑“抢矿”的冲动。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8月2日接受媒体专访时称,“公司将开拓布局锂资源,未来计划收购一些项目与矿山资产,并打通从上游到材料的全产业链。”当日,紫金矿业股价大涨5.46%。

不过,旋即公司便迅速公告,“有关锂等新能源矿种的布局是基于公司战略上的初步规划,没有具体的时间进度表和具体项目安排。截至目前,公司没有筹划任何具体项目。”8月3日,股价再次转跌。

收购春心萌动,虽尚未实施,但从侧面说明了当前锂矿类资产的火爆,就连有色一哥紫金矿业也不能超然置身事外了。

仅以二级市场走势为例,截至8月2日,锂矿、盐湖提锂板块年内平均涨幅便分别达到了153%和149%,远远超出了同期钴矿、动力电池及整车制造等新能源汽车细分板块。

反观紫金矿业,得益于近两年金、铜价格的上涨,手头十分宽裕。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高达168.2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近77亿元,“消费”冲动随之增加。

不过,即便未来紫金矿业将“想法”付之于行动,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南美“锂三角”、西澳矿山被美国雅宝和国内“锂业双雄”占据,国内青海盐湖、川西锂矿又云集了大量的地方国企、央企和上市公司,利益格局已经十分固定。

尤其是在景气度仍然不断上升的现状下,又有哪家公司会轻易出手锂矿资产?

头部锂矿大局已定

世界上的锂资源分布十分不平衡。

据美国地质调查局和国金证券数据,全球锂资源主要存在形式为盐湖、矿石锂和黏土锂,其中盐湖锂资源占比58%,锂精矿占比26%。

就盐湖资源来看,主要分布在南美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维亚,锂精矿则以澳大利亚为主,为全球最大的锂精矿出口国。

但是,上述优质资源早已分配完毕,并形成了难以打破的“联姻”格局。

先说盐湖,目前开采的以智利、阿根廷为主,被称为“天空之镜”的世界第一大盐湖乌尤尼因玻利维亚政局、环保等因素,尚未大规模开发,产能十分有限。

排名第二的是智利阿塔卡玛盐湖,由智利化工矿业公司(天齐锂业参股)和美国雅宝共同开发,同时雅宝还拥有智利的Atacama盐湖16700公顷的开发权。

阿根廷的主要盐湖,则主要由阿根廷Minera Exar公司、澳大利亚锂矿商Orocobre、赣锋锂业三家拥有,赣锋锂业持有Mariana盐湖88.75%的权益和Minera Exar公司51%的股权。

再说澳洲矿山,西澳储量最大、品位最高、成本最低的格林布什矿,为天齐锂业、雅宝公司所有。

排名第二的Mt Marion,赣锋锂业持股50%并拥有该矿包销权。其他产能达到20万吨左右的主要矿山,则主要由澳大利亚Pilbara、Altura和Galaxy等公司所有。

如此看来已经十分清晰,即主要盐湖、矿山资源多集中在锂盐企业美国雅宝和国内“锂业双雄”手中。

这其中,又涉及一定的共同投资和持股关系,如排名首位的阿塔卡玛盐湖和格林布什锂矿,都有天齐锂业和雅宝的身影。

就国内资源来看,中国总储量约占全球的6%,但是资源开发权多集中在“圈内玩家”和地方国企、央企手中。

青海盐湖,开发企业便包括了青海国资下属的盐湖股份,以及央企中信、五矿旗下公司;川西锂矿,则云集了当地国企四川能投,以及雅化股份、融捷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

需要指出的是,新能源汽车需求暴增的背景下,开发难度小、经济价值大的锂矿已经加快建设,尽力释放产能,其他未形成产能很多是受到一定客观因素限制,比如多年未见成果的川西锂矿。

上述背景下,即便紫金矿业未来采取实质性收购,亦很难获得排名靠前的优质的锂矿资源,毕竟包括雅宝、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在内的主要玩家,其本身是锂矿下游的碳酸锂、氢氧化锂的生产商,本身是存在保证原料供应诉求的。

此外,上述核心矿产的布局也非一蹴而就,其间承担了巨大风险,如天齐锂业对SQM公司的股权收购一度使公司陷入流动性危机,费力攒下的优质资产又怎会轻易出手?

紫金矿业收购破局猜想

对于收购锂矿的计划,陈景河给出的解释为,“现在能源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以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新一轮电气化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且速度极快。”

传统矿产巨头向新能源上游矿产转型,并非孤例。

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的力拓公司,近期也宣布斥资24亿美元开发塞尔维亚Jadar硼酸锂项目,主要生产电池级碳酸锂及硼酸盐,后者可以用于生产太阳能板和风电机组。

而就项目周期来看,该项目计划2026年实现规模投产,并在2029年达到最大产能。显然,矿产巨头们看重的是更为长远的能源变革。

而与力拓受益于铁矿石上涨一样,在近两年的有色金属的系统性上涨行情中,紫金矿业手中也积累了大量的资金。

紫金矿业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代表着短期可动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达168.27亿元,2020年同期这一数字尚不过91.39亿元。

一年时间过后,紫金矿业现金类资产增加了近77亿元。手握重金,紫金矿业跟随行业趋势投资新能源上游矿产也就变得十分顺理成章。

即便拿出100亿元,亦足以收购一些相对优质的矿山资产。

只是,从收购时机的选择上看,紫金矿业毫无疑问是慢了不止一拍,现在已经不是2019年锂价低迷,西澳矿山停产、破产频现的阶段了。

在上述头部锂资源供给格局相对固定的背景下,紫金矿业将很难拿下前述盐湖、锂辉石矿山的“核心资产”,而且在当前市场环境下,锂、钴等新能源类矿产的溢价,必定不低。

一种方式,是公司采取直接收购的方式,可供选择的方向包括了加拿大、非洲部分国家相对优质的锂矿资产。

其中,加拿大Whabouchi、JamesBay两大锂矿品位达1.4%,储量均超过百万吨碳酸锂当量,单论品位、储量,优于国内的李家沟和甲基卡两大锂辉石矿山。

非洲地区,则包括了刚果民主共和国的Manono、津巴布韦的Arcadia和马里的Goulamina供选择,其中前两家公司分属澳大利亚Prospect Resources公司和AVZ矿业,并已与赣锋锂业、中矿资源等多家国内上市公司签订长期承购协议。

反观紫金矿业,此前也已在上述国家进行了资产布局,比如刚果金的卡莫阿-卡库拉铜矿等。

以此为铺垫,后续从当地收购锂矿类资产,或许更易于实现。

另一种方式,则是通过参股的形式直接入股掌握“核心资源”的锂业巨头,只是考虑到几家头部企业的资金情况,以及紫金矿业此前的收购风格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大。

当然,未来紫金矿业也可能会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下场参战,至于最终会选择哪家矿山,仍是未知。

或许,陈景河在给出“收购锂矿”的答复时,他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潜在的收购目标。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