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中国葡萄酒市场观察:小葡萄,大产业

2021年08月0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杜尚别 

调查发现,2020年财富增加的个人大多受益于多元化的投资组合,而位列排行榜前三名的资产分别是:奢侈品手袋、精品葡萄酒和老爷车。

今年初,知名咨询公司莱坊(Knight Frank)发布了一份《2021年财富报告》,对在新冠疫情背景下的全球超高净值投资者在奢侈品资产中的投资收益进行了年度评估。调查发现,2020年财富增加的个人大多受益于多元化的投资组合,而位列排行榜前三名的资产分别是:奢侈品手袋、精品葡萄酒和老爷车。其中,“榜眼”的精品葡萄酒价格在2020年里平均增长了13%,而放宽到10年的投资时限来看,精品葡萄酒的价格增长幅度甚至可以高达127%。

收藏和投资葡萄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2020年12月,瑞士拍卖公司Baghera/wines拍卖出的明星酒品“The Kingdoms”,一套六瓶来自勃艮第最著名的罗曼尼康帝酒庄,最终以高达90万瑞士法郎(约合641.3万元人民币)的金额成交,成为2020年拍出价格最高的精品葡萄酒。

优质葡萄酒的交易并不止步于拍卖会,凭借成熟的全球贸易体系和机制,例如伦敦国际优质葡萄酒交易所(Liv-ex)等,葡萄酒可以方便地在国际买家间交易,并促进定价透明和效率提升,使其成为最具“流动性”的奢侈品资产。Liv-ex数据显示,2020年精品葡萄酒市场异常强劲,全年的交易量创下了历史新高,其关键基准Liv-ex100在2021年1月甚至达到了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随着国内经济水平的发展,葡萄酒逐渐从高端消费品转而以大众酒的身份出现在家庭聚会和日常餐厅的酒水牌上,走进寻常百姓家。据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统计,作为一个以饮用白酒、黄酒等烈度较高酒饮为传统的国家,葡萄酒在中国酒饮市场中的份额大约只有10%。但基于我国14亿的人口规模,尽管只有3%左右的国人表示自己习惯经常饮用葡萄酒,中国目前依然是世界上第六大葡萄酒消费市场。据市场分析机构Wine Intelligence估计,在中国,饮用葡萄酒的人数达5200万。随着中国葡萄酒消费动机和人群从投资或者彰显声望转向了拥有稳定饮酒需求的新兴中产阶层,预计到2023年,葡萄酒市场规模将从2018年的148亿美元扩大至180亿美元。而无论是进口葡萄酒还是国产葡萄酒,都正瞄准中国这个蓬勃发展的葡萄酒市场。

收藏和投资葡萄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图新华社

进口葡萄酒攻势强劲

远在欧洲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的中部地区,有一个叫做卡斯蒂亚-拉曼恰(Castilla-La Mancha)的葡萄酒产区。它是西班牙最大的葡萄酒产区,葡萄园占地面积约为60万公顷。大陆性气候使得拉曼恰产区冬季严寒、夏季燥热,昼夜温差可达20摄氏度,而这种气候对于需要积累糖分的葡萄而言正是得天独厚的生长条件,因此早在12世纪就有人在此种植葡萄。1976年,拉曼恰正式成为葡萄酒法定产区,当地的葡萄酒农通过改进酒庄设备、技术革新和对外推广葡萄酒,使得越来越多具备出口能力的精品葡萄酒庄纷纷出现,如今已有大约70%的拉曼恰葡萄酒销往海外市场。

“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是欧洲葡萄酒生产的三‘巨头’,但西班牙最大的特点在于地理和气候条件更加多样,也有很多传统的家族酒庄,因此葡萄酒的种类更为丰富。”在7月20日在广州举行的卡斯蒂亚-拉曼恰葡萄酒虚拟会议上,来自卡斯蒂亚-拉曼恰大区对外经贸促进协会(IPEX)总经理Luis Noe和海外主席Marisa Flores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了拉曼恰向中国出口葡萄酒的情况。Luis向记者表示:“拉曼恰大区的葡萄酒产量占西班牙总产量近50%,而目前中国已是拉曼恰除了欧洲之外的最大出口市场。”

自2018年以来,国内葡萄酒市场一直比较疲软,2020年的全国葡萄酒消费总量甚至下降了17.4%,将近六分之一。而进口葡萄酒在国内葡萄酒行业中占据着60%左右的份额,过去的几年葡萄酒进口额也在不断走高,从2015年的20.3亿美元显著地增长到2019年的24.3亿美元——受制于疫情,去年仍然增长到28.3亿美元。据中国葡萄酒及烈酒进出口协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法国、智利、意大利、西班牙是四大对中国葡萄酒出口国。

这些年来,IPEX为拉曼恰当地的酒庄和中国本土市场建立联系,而Marisa坦言,2020年不少的酒商都很“受伤”。但她发现,品质越好、价格越高的精品葡萄酒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市场影响越小。她说:“一方面,中高价位精品葡萄酒的消费人群对好的葡萄酒需求不会因为疫情出现太大震荡;其次,葡萄酒无论是与亲友聚会还是自己在家都可以享用,不受疫情封锁影响;即便最后精品葡萄酒暂时无法出手,多收藏一段时间也无妨。”

记者留意到,本次卡斯蒂亚-拉曼恰大区政府发起的巡回葡萄酒会的举办地点,在中国分别为广州和香港。Marisa解释道,因为疫情关系,他们只能精要地锁定最重要和最活跃的葡萄酒交易地。广东省是中国最大的瓶装葡萄酒消费地区,占全国葡萄酒进口总额的30%。广东省作为经济发达地区,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高,毗邻港澳的同时也聚集了深圳、广州等主要一线城市,同时集中了最多的进口商和经销商,因此认为广州是一个理想的选址。Luis还表示,由于中国市场对社交媒体和电商接受度很高,因此近年来也尝试利用这些平台和强大的物流网络随时随地进行葡萄酒的交易,“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市场会释放出更强的潜力。”

国产葡萄酒复苏可待

而对于国内葡萄酒品牌而言,过去的几年算得上是十分煎熬。近年来我国葡萄酒产业始终没有摆脱缓慢爬坡的发展困境,曾有业内人士预测,2019年国产葡萄酒跌幅开始收窄,2020年有望复苏。但疫情打破了美好的想象,据中国酒业协会今年上半年发布2020年中国酒业重要数据显示,去年我国拥有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130家,完成酿酒总产量41.33万千升,同比下降6%;完成销售收人100.21亿元,同比下降29.82%;实现利润总额2.59亿元,同比下降74.48%。2020年市场环境的压力,使得中国葡萄酒产业的发展更为雪上加霜。

自2015年以来,中国国内葡萄酒产量连续五年下降。数据显示,中国葡萄酒2020年的产量比2015年下降了35%。有分析认为,一方面,低收益率和高成本让有意投资这个行业的早期投资人离场;而另一方面,酿酒厂要面临的气候条件恶劣、技术限制和生产力低下等结构性问题,也使得中国葡萄酒相比于进口葡萄酒竞争力下降。

但“危”和“机”往往相伴相生。

去年疫情以来,由于国际运费上涨、国际环境和政策变化等因素叠加,在一定程度上也为本土葡萄酒品牌留出了一些市场空间。中酒协在报告中提到,随着2021年我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社会活动恢复正常,以及人民群众对国家荣誉感和中国制造的认可,我国葡萄酒未来将逐步回归正常的、客观的社会评价和认可,加之葡萄酒的品质提升和价格的理性化,中国葡萄酒将触底反弹。而今年一季度的最新数据也已验证了这个预测:2021年1-3月,中国葡萄酒累计产量达到8.4万千升,累计增长44.8%。几家上市企业第一季度也收获不菲:张裕实现营收11.34亿元,同比增长40.8%;怡园酒庄一季度总销售额为2943.3万元,同比增长330%。

另外,近日宁夏国家葡萄及葡萄酒产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以下简称“综试区”)在宁夏银川市挂牌,标志着宁夏贺兰山葡萄酒产业进入国家战略。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马有祥在致辞中指出,要把综试区建设作为推动宁夏乃至全国葡萄酒产业提质升级的重大机遇,把“小葡萄”做成振兴乡村的“大产业”。

宁夏产区深居中国西北内陆高原,位于世界葡萄种植的“黄金”地带南北纬30至50度之间,拥有典型的大陆性气候。与拉曼恰产区类似,这里温差大、日照长,种植在这里的葡萄成熟度非常好。不少国际、国内葡萄酒界的巨头和知名酒庄纷纷落户宁夏,酿造出大量具有国际水平的葡萄酒。7月1日,第28届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奖赛中,中国产区葡萄酒获得奖牌162枚,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独揽其中的80枚奖牌,占据“半壁江山”,足见宁夏产区实力不逊,未来可期。

“美酒新国货,当惊世界殊。”诚然,与世界一流产区相比,宁夏产区还不够成熟。但可以想象,随着越来越多企业持续投入提升国产葡萄酒品质,提倡并推广普及“休闲葡萄酒”概念,为更多的消费者提供购买和饮用葡萄酒的便利,中国国产葡萄酒的振兴指日可待。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