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锂矿板块16%震荡幕后的争议与共鸣:“景气至高点”遭遇掣肘

2021年08月0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当下市场核心在于,虽然钠离子电池可能会对锂电产业链的远期增长逻辑带来影响,但是中短期行业景气度的高点仍未到来。

系统性杀跌时,本就处于高位的锂矿股避无可避,部分前期领涨个股回落近30%。

可是,一旦二级市场转好,锂矿股就会报复性反弹。

直至7月29日宁德时代盘后发布钠离子电池、推出锂钠混搭电池包,也未对锂矿股产生明显影响,锂矿指数当周也完成了近16%的震荡。

7月30日,雅化集团、江特电机继续涨停,其中后者年内涨幅达390%。

若从2020年10月的低点算起,该公司至今已经上涨932.8%,一年多的时间成为“准十倍”个股。

缘何包括江特电机在内的锂矿股,会表现如此强势?

一旦二级市场转好,锂矿股就会报复性反弹。IC photo

价格趋势变化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研究,当下市场核心在于,虽然钠离子电池可能会对锂电产业链的远期增长逻辑带来影响,但是中短期行业景气度的高点仍未到来。

近期市场,锂精矿和碳酸锂等锂盐产品价格已有异动。

来自大宗商品数据商生意社的报价信息也显示,碳酸锂近期价格开始松动,部分江西锂云母提锂企业已“试探”性地将价格上调至9.2万元/吨。

另一边,中信证券、国泰君安两家头部券商,近期也集体上调了下半年碳酸锂价格的预期,前者预计本轮锂价有望上涨至12-15万元/吨,后者更是“调高下半年锂价预测至历史前高18万/吨”。

需要指出的是,锂盐市场尚缺乏统一的价格指引,虽然部分企业报价有所上调,但是由于实际成交量有限,甚至是没有成交,价格较“虚”,尚未进入实质性调涨阶段。

卖方之所以如此看好碳酸锂价格的进一步上涨,核心还是供需关系。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了解到,下半年包括锂盐、磷酸铁锂新建产能均有释放,规模不小,需求端十分乐观,供给侧却受限于西澳产能释放的滞后,下半年几乎没有确定性增量,而国内锂云母、盐湖则无力补齐这一缺口。

虽然国内部分头部锂盐企业去年底已经低价“囤矿”,但是随着下半年库存的逐步消耗,锂精矿供应将日益吃紧,下半年可能是锂精矿供给最为紧张的一段时间。

“看不到任何压制锂价的因素”

西澳,全球锂资源供应主力。

按照百川盈孚锂行业分析师冯颖的说法,就供给端而言,西澳锂精矿供给占比46%,南美盐湖供给占比为31%。

相当于,全球接近一半的供给依赖于西澳锂精矿,这是当前锂资源供给的主要矛盾。

冯颖给出的一组数据则显示,2018年至今,当地锂精矿库存先增后降,库存高点出现在2020年1月份前后,超过5万吨碳酸锂当量。

随后,随着中国需求的好转,该库存数据连续下降,至今年5月已降至3万吨碳酸锂当量左右。考虑到6月份国内需求继续维持高位,上述库存水平相应将进一步回落。

上述背景下,锂精矿价格开始连续走高。

2020年12月底,进口锂精矿价格为420美元/吨,至今年7月初市场均价便已涨至735美元/吨,重回700美元以上高位。

推动力量,包括了国内新能源汽车需求维持高位、动力电池材料产能下半年集中释放,以及供给端中短期缺少增量等诸多因素。

但是,最为核心的还是供给侧。

西澳最大的供给方为泰利森旗下的格林布什矿,目前锂精矿产能约134万吨/年,规划产能达194万吨/年,排名第二的为Mt Marion,锂精矿产能为45万吨/年。

其他主要供给方,还包括了Pilbara Minerals(33万吨/年),尚未重启的Altura公司(22万吨/年)和Mt Catlin锂辉石矿(18万吨/年)。

而上述资源,早已通过入股、签订包销协议等方式分配完毕。

泰利森锂精矿主供天齐锂业、美国雅宝两位股东,不对外出售,Mt Marion所产锂精矿由赣锋锂业包销,Mt Catlin锂辉石矿则与雅化集团和盛新锂能签订供货协议,规定分别向其每年销售12万吨、6万吨的锂精矿。

至于剩下的Altura公司在2019年因低迷的锂价破产,后经重组产能于今年6月宣布重启,但是重启时间点为2021年底,产能大规模释放则可能延后至2022年年中。

短期内,至少是下半年,西澳锂精矿的增量不用指望了。

中信证券在上调碳酸锂价格的研报中也指出,“今明两年锂供应增长主要来自南美盐湖提锂产能,包括雅宝公司、SQM和赣锋锂业的扩产项目,但以上产能要到2022年下半年才能形成有效供应,预计锂供应紧张的局面在较长时间内仍无法缓解,目前看不到任何压制锂价的因素。”

“天齐、雅宝不缺矿,所以市场关注点是泰利森的矿会不会找其他企业代工生产。”冯颖表示。

这种可能性存在,但是锂盐企业刚刚从2019年的低迷中走出。若采取代工,锂盐市场供需矛盾会得到一定缓解,而这并不利于碳酸锂等产品价格、企业盈利能力的提升,巨头们会如此选择么?

头部企业有备货,锂精矿拍卖价创新高

在上述西澳锂精矿库存逐步走低,产能短期无法释放的背景下,下半年锂精矿供给只会愈发吃紧。

今年7月初,本报《硬核投研》栏目曾指出,当前市场处于“抢矿”阶段,目前国内库存也主要集中在提前布局上游的头部锂盐生产企业,以及部分2020年底曾集中备货的部分企业手中。

即便是拥有澳洲第二大矿马里昂山包销权的赣锋锂业,今年也未停止收购锂矿的步伐。

虽然目前难以确定各家企业实际原料库存情况,但是通过采访可知,当前业内面临着原料端缺少增量的问题,头部企业由于“下手”时间早,原料供应要相对充分。

抛开最不担心锂精矿供给的天齐锂业不说,其他近期股价处于领涨位置的锂矿股,多是如此。

雅化集团人士7月27日表示,“2020年底时公司有一定备货,今年原料供应有保障,不能让产能空转,公司已经作出了相应计划和准备。”

在此之前,雅化集团已经取得了上述Mt Catlin锂辉石矿的12万吨包销权,根据协议,超出部分可以协调增加供给,雅化股份有优先购买权。

关于雅化集团参股的澳洲core公司的供给问题,上述人士回应“协议尚未正式签署”。另外综合公司投资者关系平台问题回复情况来看,至今年6月中旬,预计年产量达到17万吨的core公司锂矿尚未进入开采阶段。

赣锋锂业近期回复记者原料供给问题时则表示,“加上马里昂山矿(Mt Marion)和已签订包销协议在内,锁定原料供给超过60万吨,公司产能规划具备相匹配的原料供应。”

相比之下,非上市公司江西南氏锂业人士7月27日则反馈称,公司具备一定锂云母矿藏资源,自身原料供应不成问题,“但是江西当地整体产能规模较大,原料不可能满足所有企业,其中头部企业要相对稳定。”

另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反馈,仅就原料库存而言,天宜锂业、赣锋锂业、雅化集团等锂盐企业,以及江特电机等江西云母提锂企业原料较为充足。

但是,考虑到上述锂精矿在全球锂资源供给所占据的重要地位,当前不过是处于消化库存阶段,一旦库存消耗进入临界点,市场供给压力会迅速增加。

“将南美盐湖,中国锂辉石、盐湖、锂云母和废料回收贡献的增量都计算在内,预计也很难弥补锂精矿的缺口,当前市场对需求端预期也比较乐观。”冯颖表示。

上述背景下,锂精矿价格近期再创历史新高。

据国泰君安消息,澳洲主要矿商之一的Pilbara于7月29日在BMX电子平台上拍卖锂精矿,30余家企业参与,最终锂精矿价格拍出1250美元/吨,加上运费到国内价格为1315美元/吨,拍出历史新高。

映射到A股市场,拥有矿端资产的锂矿股近期明显走强。

7月20日至29日,12只锂矿股中,涨幅排名靠前的分别为融捷股份(35.83%)、天齐锂业(31.91%)、江特电机(25.43%),而从资源端来看,这几家公司又分别对应了国产锂矿、澳洲锂矿和江西锂云母。

虽然下半年行业景气度仍然有进一步的空间,但是就二级市场而言,锂矿股所积累的可观涨幅是需要引起警惕的,如部分个股年内涨幅已经逼近400%。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